欢迎书友访问再读吧
首页弃僧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贝蒂的抉择

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贝蒂的抉择

    “贝蒂……”

    虽然当终于反应过来的圣女的声音很轻柔,但韩弃,或者每个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圣女已经出离了愤怒。

    每个人,是每个人。

    不分高低贵贱职业身份地位,上到神下到乞丐。

    心中都有绝对不能触碰的底线。

    如果说对韩弃来讲,就是怀里的臭东西大肉团。

    失去她或者她被伤害,韩弃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已经见过了。

    不说别人,对圣女来说。

    甚至圣庭的要务她都不参与才被教皇搞得那么被动。

    只因为她心里也是她的生命中最重要也是唯一的,不能触碰的……神。

    被贝蒂一脚踢倒导致神降临的沟通祭祀中断。

    韩弃说了,别碰小短身,不然朋友没得做。

    那么从小跟在圣女身边的贝蒂,名为主仆实为姐妹。

    估计也没情面可讲。

    “你动不了我的。”

    更惊讶的还在下面。

    韩弃都咧嘴惊愕的程度。

    贝蒂没道歉没下跪没有一丝自责,而是平静得不像她了。

    和圣女对视,一句话,更加火上浇油。

    至少看起来是。

    然而韩弃,甚至艾格妮丝都饶有兴致地看着。

    要适应这只是开始。

    圣女愣住。

    她即便已经出离愤怒却还是没想到贝蒂居然是这样的回应。

    “你动不了我的……殿下。”

    贝蒂看着圣女,摇头轻声开口。

    韩弃轻轻拍着小短身看着圣女,艾格妮丝也是抱肩打量两人。

    “贝蒂!”

    圣女已经慢慢抬起手,将法杖已经抽出。

    贝蒂却面容平静,抬手指着韩弃:“在这个房间里……他不会让你动我的。”

    “额……”

    韩弃下意识想说点什么,却在圣女目光看来的时候,揉揉光头,憨笑以对。

    顺带扫了贝蒂一眼。

    这还……真是。

    如今和圣女撕破脸的状况下,她和神沟通能说韩弃什么好话?

    即便不说韩弃,但更加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她会将小短身的存在告诉神。

    恐怕,那比让圣庭从此追杀更被动了。

    韩弃不知道神到底多强大,可是至少剑圣法神都没法带着谁飞升离开神赐大陆……

    不用太空服?!

    可韩弃连剑圣法神至少目前都打不过。

    不出意外如果神亲自出手,能碾压他如同蚂蚁一样。

    某种程度,贝蒂的做法是变相维护韩弃,至少是拖延。

    “而如果不在这个房间……”

    贝蒂指着门口:“那些教众会因为你是圣女尊重,可不会听从你的命令处置我。”

    圣女似乎有生以来难得的,除了被堕烟刺激而情绪波动。此时胸口起伏看着贝蒂,眼中有浓浓的失望和难过,当然前提是,愤怒。

    “和神沟通?”

    贝蒂失笑看着她:“你看你,和在圣庭山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

    圣女抿起嘴角,死死盯着她。

    贝蒂摇头,指着艾格妮丝:“被她爷爷架空,甚至在一个圣庭分部都被暗算。然后韩弃帮你争取这里做为你的安身立命基地。居然又被我架空。”

    贝蒂轻笑:“我才多大。我经历过什么?我从来跟在你后面让你保护的。”

    看了小短身一眼,贝蒂出神:“也许曾经的我和她也没区别,都是有你护着,照顾着。不听话教训几下,然后哄一哄就没事了。”

    圣女慢慢呼吸平缓,点头开口:“以后不会了……”

    贝蒂身子一颤,知道圣女的意思。

    架不架空,至少这一刻开始,要么圣女被贝蒂秘密关起来。

    要么,圣女将贝蒂处决,最起码,赶走。

    “当你被卡帕兰用堕烟算计。”

    贝蒂似乎也知道这样的结局,也无所顾忌,将话都要说出来的样子看着圣女:“你的神呢?他在哪?”

    圣女不语。

    贝蒂指着韩弃:“是他!是这个弃儿救了你。”

    艾格妮丝表情怪异,下意识看着韩弃。

    堕烟如果很稀有,可作为教皇孙女不会不知道那是什么,有什么用。原来圣女被卡帕兰算计用过堕烟,甚至还真的中毒了。

    这种事,女人中了堕烟……男人怎么救?

    “看个毛线看!”

    韩弃抬头推了艾格妮丝肩膀一下:“现在的话不适合你听了,跟我出去。”

    艾格妮丝下意识后退揉着肩膀,眯着眼睛看着他带着倔强。

    韩弃瞪眼指着她,艾格妮丝再次后退,却依旧不走。

    韩弃一顿,看着圣女和贝蒂,其实他也没法走。

    “算了。”

    韩弃摇头示意贝蒂:“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无所谓因为我让你们对立。”

    “因你而起?”

    贝蒂嗤笑看着韩弃:“如果当初你不救我们呢?如果当初你根本不理会我俩,圣庭会追究一个弃儿至今?!”

    指着熟睡的小短身,贝蒂瞪着韩弃:“她都死了一次!你都是在为谁承受?”

    韩弃沉默片刻,无奈开口:“话也不能这么说……”

    “你到底要讲什么?”

    圣女突然抬头,看着贝蒂,打断韩弃的话。

    贝蒂看着圣女,慢慢跪在地上,低头俯身。

    “我和教皇都架空了你,但不同的是,他是为了算计你,将你从圣女的位置上拿掉,换成她的孙女。”

    韩弃饶有深意看着偏头沉默的艾格妮丝。

    贝蒂慢慢抬头,和圣女对视:“而我也架空你,我不否认是因为你对我的信任以及终归不喜欢这些俗事。才让我得到机会。更重要的是,此时你怎么惩罚我,我甘愿承受。”

    圣女沉默。

    贝蒂指着到底的器皿:“踢倒了只是中断。想和神沟通一个月之后就可以。我只是想你仔细想清楚,谁是真正帮你的人,谁是真正可怜的人。神是不是一定就对,当你没法承受遇到困难的时候,你的神又能为你做什么?”

    圣女看着贝蒂:“那不是我的神,也是你的,甚至每个人的。”

    “哈。”

    贝蒂笑出来,慢慢站起,指着艾格妮丝:“更是她爷爷的。教皇陛下的。那么他又实质上背着神做过什么?他做任何事只为了维护圣庭利益,却只是打着神的仆人这个旗号而已。圣庭从神离开神赐大陆那天起,就不再属于神,只属于教皇。”

    圣女深吸一口气,背身上前将祭祀器皿扶起:“我从没强迫谁对神的态度,但如果想改变我别那么天真了。”

    贝蒂脸色通红,忿忿上前拽过她拾取器皿的手臂:“殿下你醒醒吧!!看看这个大陆!!看看圣庭都什么样了?!你的神却无聊的让你去什么魔兽山脉找什么莫名的人?!他离开神赐大陆有没有一刻关心神赐大陆生活的这些……”

    “别说了!!”

    圣女突然大叫,用力甩开贝蒂。

    贝蒂愣愣摔倒在地。

    圣女背身,喘息许久,声音传到每个人耳边。

    “都出去。”

    艾格妮丝看着几人,韩弃哄着差点被吵醒啃啃哭出来的小短身。

    贝蒂看着圣女,就这么看着,许久之后,神色黯然,慢慢站起,转身低头沉默。

    迈步,有些落寞的走出房间。

    艾格妮丝想留也没有留下的理由了,沉默一会,也一起出去。

    只是怀里的东西,艾格妮丝手伸进去又拿出来,拿出来又伸进去……

    最后站在门口,看看韩弃,又看看圣女……

    还是轻轻拿出来,放在一边。

    在圣女和韩弃背身都没有察觉的此时。

    “啃~”

    “不哭不哭~”

    韩弃哄着小短身,却没有走,而是笑着看着胸口起伏的圣女。

    ——

    “怎么?不同想法和你信仰碰撞让你很气愤?”

    既然至少这次中断,韩弃听贝蒂说什么一个月?

    至少感觉肯定不是随时可以的。

    不然干吗每次那么郑重?

    如果和打电话一样容易的话,大不了挂断重新拨号,也不至于让圣女那么愤怒。

    而其实这么郑重隆重各种重的祭祀沟通,只凭普通人一脚中断,看似好像太假了。

    然而事实上本身这也不存在什么保护。

    对圣女来说,更没想过有人敢这么做,还是最亲近信任的人。

    也许下次就不会了。

    最难的从来都是人心,其他都不算什么。

    “你也想劝说我?”

    圣女似乎慢慢平复了情绪,将祭祀器皿慢慢扶起,出神看着。

    但传来的话语,却是对着韩弃的。

    韩弃笑了笑没说话。

    圣女慢慢转头直视他:“我以为刚刚将你关起来的时候,你的坦然表明你早就接受了。”

    韩弃耸耸肩:“我以为你会先问是不是我怂恿贝蒂破坏你和神沟通的。”

    圣女看着他,就这么看着,半响开口。

    “你确定我一定和神说出你的情况?”

    圣女此时已经恢复平静,至少面对韩弃,反正也不是他踢到了器皿架空了她。

    “你都还没搞懂要说什么吧?”

    韩弃笑着示意,圣女沉默,韩弃自己坐在一旁。

    看着圣女不语。

    气氛一时沉默,只有小短身终于还是被吵醒了,打着哈欠,漂亮眼睛四处看,偶尔啊啊叫着。

    许久之后,韩弃开口:“所以你真的确定所谓的神……”

    圣女瞬间看着他。

    韩弃呵呵笑着,耸耸肩捉住挣扎要下地的小短身,抽了屁屁一下不让她乱跑。

    看着圣女开口:“你真的确定神要你去那里干什么?找什么人?”

    圣女没说话,只是看着韩弃。

    韩弃也看着她,不回避。

    只是,笑着。(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山海画妖师我是杀毒软件剑道师祖僧帝传战卡之王白银霸主法家高徒罪域的骨终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