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再读吧
首页斗战狂潮正文 第两百六十二章 冥王之威

正文 第两百六十二章 冥王之威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地下世界的冥王风波再次席卷,相比上一次,各大宗门的反应十分的激烈,他们的人,在龙头滩公然被杀!

    而且,死得非常干净,灰飞烟灭!冥王的残忍的手段,也让他们没有选择,必须用血来清洗这个污点。

    龙头滩变得冷清下来,就连向来与各方交好的商族也都对这里退避三舍,地下世界所有生命都在等待着这一战的到来。

    龙头滩酒馆仍然还在经营,虽然冷清了许多,但是除了宗门的人,龙头滩还是有不少其他人留了下来,有些是胆子大的,也有不少是已经将全部身家都投在了这里,不得不留下来照看的“倒霉蛋”,当然,还有许多投机者,他们乘着这个机会大肆的收购龙头滩的物业。

    “不知道冥河行走者还会不会来交易……”一名投机者喝着酒,无聊的找着话题。

    “他已经不是什么行走者了,已经是冥王的化身了,不然,站在岸上,他怎么可能可以击败冥门的那些强者?”海耶侃侃而谈,他是这群投机者中的佼佼者,他擅长从危险当中寻找机会,他盯上了酒馆的老板,“酒老板,怎么样,现在我提出的这个价格很公道了。”

    “呵呵,精明的海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冒险精神。”

    “你就不担心宗门最后会把你的店收回去?你认为宗门这样的大动作下,还会任由这里自由发展?你知道的,我在这里收店并不是为了我自己,我也就赚个辛苦钱。”

    “你肯定宗门会赢?”酒老板不甘心的反驳道。

    “我理解你,还有大家的心情,几乎全部身家都押进来了,但是,你看,宗门怎么可能会输?认真起来的宗门联盟已经足够可怕了,何况现在是愤怒的宗门,上一次,已经出动了半步金丹,你觉得这一次呢?”

    海耶摇了摇头,他并没有说谎,他的确是在为大宗门的某位大人物出面,他得到了十分确切的消息,龙河滩事变,某位大能最宠爱的一位孙辈死在了冥王的手上。

    “你是说……”

    “嘘!没错,那位大能现在就在这里。”

    海耶点了点头,他十分享受这个时刻,他的消息将整个茶馆都震住了,他知道,接下来,他的收购行动将会顺利……

    轰……

    一道剧烈的震动打断了海耶的开心,所有人都瑟瑟发抖的感应到了空气震动中传来的那股骇人气息。

    金丹!

    那位金丹大能他动了!

    “咕哝……”

    海耶想要说话,但是,他张开嘴,却发现半个字都吐露不出,他的喉咙像是被定住了一样,空气在他的嘴里进进出出,却不能让他的喉咙发出半个音节,只有唾液不断的吞咽下去。

    恐惧在空气当中蔓延,几乎没人敢动,但是,总有胆子够大的,他们扭动着身体,从那股骇人的金丹气息当中挣脱出来,然后冲出了酒馆,他们想要见证这一战,能见到金丹大能动手,即便是全部身家都扔在了这里也不算太亏了。

    海耶也冲了出来,他狂喘着气,酒老板就跟在他的身边,紧皱双眉一言不发。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冥河的河岸,远远的,数百名宗门高手围住了一个光头。

    “是冥宗!”

    “那是……”

    半空中,数十位强者凌空而立,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手执长矛,那股震动空气的气息,正是从他身上传出。

    “冥宗的穆辛长老!”

    “竟是真的!”

    酒老板怔怔地看着空中的穆辛,他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般,他已经可以预见,他花费了全部身家的酒馆将成为冥宗的私产,而他将再一次一无所有。

    “那是冥王?那个小光头?”

    “是冥河行走者。”

    “蠢啊,冥河行走者就是冥王!”

    “从上次龙头滩血案来看,冥王的实力应该是实丹左右,啧,三大宗门就是三大宗门,金丹强者亲至,这是完全不给冥王活路啊。”

    “在地下世界,一些小宗门也就算了,惹到三大宗门,呵,冥王也要变冥虫。”

    看到穆辛凌空,远远的,人们驻足观战,冥宗显然是想要在众人面前立威,也并不阻止越来越多的人赶到现场。

    海耶笑着看向酒老板,打铁趁势,他正要开口,陡然,轰鸣雷音从冥河之中传来。

    冥王动手了!

    “竖子!受死!”

    穆辛怒哼一声,手中长矛举起,霎时,黑色漩涡在矛间涌出,四周灵力鲸吞海吸的向着长矛涌入,这一瞬间放佛整个地下世界都在摇晃,金丹大能是地界的容纳极限。

    立于四周的冥宗弟子还好,远处观战的众人看着空中的穆辛长老,呼吸越来越加困难,他们仿佛置身风暴之中,飘摇欲坠,这就是金丹,举手投足便能牵动天地灵力异动,一旦动手,四周的灵力几乎是形成一股灵压一般朝着他汇聚过去,金丹轻易不动,一动,则天地变色。

    穆辛冷冷的看着下方所谓的冥王,幸亏他有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侄孙死在了龙头滩,让他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得以被允许破例可以亲自复仇,不过,这是值得的,他将会剥得冥王行走于冥河之中的秘密,这个困顿他的地下世界或许将因为这个秘密获得自由。

    他手中的冥界之矛已经充满了灵力,毁灭在矛间化成一道漆黑的长蛇,就在这时,他看到那个光头突然抬起了头。

    光头的脸上是一个古怪的笑容,拉开的双唇,露出了两排雪白的牙齿,轰……仿佛天闪雷鸣,又像是亘古破开了混沌,穆辛眼中的笑容变成了可怕的存在。

    “死!”

    轰,冥界之矛化成一道吞天巨蟒扑了出去。

    然而,一只手朝着空中轻轻一摘,凌厉的巨蟒陡然抖动着蜷缩起来,急速的缩小,像小虫子一般落在了那手的两指之间。

    “杀了他。”

    穆辛脸色阴沉猛地一声长啸,数百名还没搞清状况的冥宗弟子齐声呐喊着举起了他们手中的武器,灵力在他们手中升起,无数招式正在起手。

    冥王歪了歪头,脸上的笑容依久,话语的音节从他唇舌间吐出:“诛。”

    轰……

    飞灰烟灭!

    远处,观战者们惊骇的发出尖叫!

    海耶全身哆嗦的颤抖,他身旁的酒老板更加不堪,他惊骇的坐在了地上,嘴唇喃喃的动着,“死了,死了,死光了!”

    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像,无法想象,无法相信!那可是冥宗的百多名强者!他们结阵而御,这样的阵容就算金丹……地界十大王者亲自动手,都要花一些时间,更何况,在他们中间,还有着穆辛长老这样一位真正的金丹大能!

    但是,一切都没有用。空中,数十名冥宗的强者,地上,上百名冥宗的弟子,就在冥王吐出“诛”字的那一刹那间,全部化成了一道道幽影,如烟似幻的消散在空气当中。

    只有金丹穆辛还留在空中,然而他的状态极其惨怖,长袍粉碎,像是才经历了千刀万剐的血痕密密的爬满了他的肌体之上。

    “金丹真身,护我无敌!”

    穆辛骇然大吼,他身上爆发出金色亮光,他的真身猛地扯破了他的天人变化,比之前强悍十倍的气势从他的真身之上岩爆一般喷吐而出。

    远处,海耶猛地掐住了他的脖子,这一次他完全无法呼吸,灵压在四周撕扯着空间,灵力的抽空形成的负压,让四周的空气像石块一样凝固,这就是穆辛长老的金丹真身!这一方天地因为他的强大而仿佛变成了无法呼吸的真空。

    除了冥王,他抬头看了眼穆辛,便皱起了眉头,“我不喜欢抬着头和大喊大叫的东西说话。”

    啪。然后,他打了一个响指。

    轰!

    穆辛难以置信的开着爆碎的身体,强如金丹境,他的灵魂可以端在存在,但是很快就发现身不由己的飞向那可怕的存在,对方能吞噬灵魂!

    强烈的恐惧笼罩心神,这等于将他彻底抹杀……

    然而他什么也留不下,也没有任何反抗,只能成为冥王的一点补品。

    海耶瞬间大口的喘息起来,四周的灵压恢复了正常,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然后他看到了光头站在了他的面前。

    海耶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越过光头的身影,看向天空。

    一无所有,穆辛长老不见了。

    啪!

    一个声音拉回了海耶恐怖的心思,他看到酒老板跪在了冥王身前,他将头垂在了地面,发出了呜咽一般的祈祷声,“伟大的冥王,我愿向你献出一切!”

    木子眨着眼,看着眼前蜷缩成小小一团的壮汉,他伸出手,轻轻一托,壮汉便浮了起来,“你很聪明,也很有运气。”

    海耶怔怔地看着飞在半空的酒老板,一道幽光在酒老板的身上流转,他可以感觉到在这光的刺激之下,酒老板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

    轰……

    酒老板露出了他的熊族真身,漆黑的胸口有一道雪白的半月,那意味着他的普通,然而,现在,这道雪白的半月正在裂变,第二道月痕印上了他的胸口。

    “汝以真实信仰于我,我将进化赏赐予汝。”

    木子伸出手,在酒老板的额头轻轻一印,一个奇异的纹理印在了熊人的绒毛之上,然后又消失在他的肌理之中。

    然后,木子转头看向了海耶。

    啪,海耶跪了下来,他怔忡的看着木子,“冥王,请接受我的信仰。”

    木子望着他的眼神,微微一笑,“你的信仰充满了怀疑,这是死罪,但今天我很高兴,我给你一次机会。”

    哗啦一声,刚才被穆辛长老射出的那根冥蛇之矛飞到了海耶的身前,此时,它已经不是矛,而是一条灵动的冥蛇,“我将力量赏赐于你。”

    啪,那冥蛇猛地钻进了海耶的体内,刹那间,海耶的身上猛地一爆,露出海龙族真身的他张开了一对肉翅,然而,就在这时,漆黑的冥蛇闪电环绕在了他的肉翅之上,强大的力量涌入身体。

    海耶只觉得耳鸣目眩,许久,他才清楚了过来,他立刻学着酒老板之前那样,将头垂在地面上,亲吻着木子的足前,“吾主,您要我传播的,我必将之宣扬于世上每一个生命的耳中。”

    “告诉他们这里发生的事情,还有……”

    “木子”微微一顿,脸上的微笑加深了三分,“我来自地球。”

    整个龙头滩,整个地下世界将因为这一战而改变格局。

    “木子,你看,我的方法是对的,我们就是一体的,你是地球人,那我就是地球人。”

    回应是另外一个灵魂的沉默……

    造物星环的炼剑室中此时空无一人,拉薇尔师姐居然没有在炼剑室中等着自己,但熔炉中的火光还在闪亮,那块已经锻造好的二阶魂钢则是静静的躺在工具台上。

    “来了?”

    拉薇尔师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声音中有一丝隐隐的倦意,显然为了加快铸剑的速度,这些天她肯定一直都没有休息过。

    “师姐。”

    拉薇尔点了点头,看得出来她脸上还挂着些许水珠,刚刚似乎是去清净了下面部,并没有提及生死擂的事儿,只是指了指那边的魂钢:“三阶的铸剑需要你全程协助,锻造的过程也是孕养的过程,融入你的血液吧,血液中的个体气息最为浓厚,如果是魂力波段是你剑灵的灵魂,那你的血液和气息,就是承载灵魂的躯体,缺一不可。”

    老王心中有些感动,只是看看拉薇尔的态度,就知道现在不是哔哔的时候,他走过去拿起那块魂钢。

    和自己第一次孕养这魂钢时的感觉完全不同,上次的魂钢在手里的感知像是一块材料、一块死物,可此时的魂钢在手中却像是一个蛋,内孕着一股蓬勃的生命气息,超脱出材料死物的范畴,而且外壳坚硬无比,物质密度极大,仅仅只是双手合捧大小的物质,以老王现在的手劲,拿着竟然都感觉有些费劲吃力,沉甸甸的极其压手,比自己之前换取的陨落星辰重剑还要更重数倍有余。

    老王心中暗暗称奇,手上不停,左手食指在手腕上轻轻一划,汩汩鲜血溢出,流淌到那魂钢上。

    只见整块魂钢的表面,那坚固无比的金属物质竟然迅速的‘沸腾’起来,就好像王重的血液是滚烫的岩浆般,将那金属表面烫得变形、出现一个个巨大的浆泡,而内在却是在贪婪的吸收着,所有的血液一滴都没有浪费,直接就被‘拽扯’进了那魂钢的内在中,原本就无比蓬勃的内在生命变得更加旺盛起来,王重甚至感觉自己都能隐隐听到那古怪生命欢愉且稚嫩的咿呀声。

    “够了。”拉薇尔师姐掐准尺度:“停止滴血,转灵力频率波段灌入,频率变化要急,峰谷值要尽量拉长。”

    王重一一照办,先前感知中魂钢那旺盛的生命气息,在他灵力的灌注下显得有些惊诧和愤怒,老王能感觉到这种情绪,那无意识的魂钢生命对自己的灵力气息有相当抵触感。

    “不要理会,稳定你自己的灵力波段频率,不要改变你的灌注节奏。”拉薇尔立刻出声提醒。

    王重点头,继续平衡着自己的灵力灌入,急促变化的频率、拉得超长的峰值谷值,这些魂力频率的节奏显然让那块魂钢生命很不舒服。这很正常,任谁原本在家里悠闲的喝着咖啡看着书,门口却突然来了一群小屁孩,在你家房子外面甚至在你家房子里‘哇啦哇啦’的乱吼乱叫,换成谁都会不爽的。

    老王能感觉到那块魂钢生命在本能的强势反抗,拒绝王重灵力的注入,更试图打破他的灵力频率节奏。一开始时这样的反抗还显得相当稚嫩,毕竟只是一个模模糊糊的、刚刚诞生的本能意识,可它学习得很快,只是短短三五秒钟,这种反抗就已经激烈到了让老王都有些难以把持的地步,灵力频率出现了好几次不稳定的状态,灌注也变得更难,魂钢生命就好像主动封闭了它自己,让王重的灵力很难透过这物质表面钻入到它的内部。

    要知道,铸剑孕养的这最后一步可不会给你任何后悔或者出错的机会,一点小小的差池就会导致整个过程的失败,感觉到那魂钢意识的反抗还在持续提升,老王也是有点暗暗担心,略带询问的眼神看向旁边的拉薇尔。

    这显然已经超出了正常炼制私人法器的难度范畴,毕竟是炼制私人法器,老王前段时间在藏书阁也查阅过有关这种高端私人法器的一些炼制常识,这种锻造,真正难的是铸造者,而不是契约人本身。降服法器之灵固然是契约人的任务,但这其实本只是个很简单的过程,因为只需要铸造者随便一个小小法阵便可以直接压制法器之灵的意识,让它无法反抗,并不需要考验契约人的实力。而以拉薇尔师姐的炼器实力,显然不可能连这么一点小小的常识都不懂,却就是漏掉了这一步骤。

    “法器灵智的诞生,作为主人的你必须要靠自我去降服它。”可拉薇尔显然还是没有任何要帮忙的想法,声音在他耳边淡淡的响起:“如果连这关都过不了,那你也没资格拥有这四品法剑,还是趁早回家吧。”

    老王心中一凛,瞬间就明白了拉薇尔的意思。


同类推荐: 超级作品位面侠行天下仙域科技霸主不朽凡人符镇穹苍无上遁一长生处处开宝箱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