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再读吧
首页马前卒正文 1917:远方的帝王

正文 1917:远方的帝王

    猛虎王朝的最高统治者丹西有些疲惫地靠在床上,手里端着一杯殷红的葡萄酒慢慢地摇晃着。一个多月的航程,对于一个六十有余的老人来说,委实是一段艰辛的航程。船上哪怕为他安排得再舒适,终究是远远抵不过自己的猛虎城堡来得舒适。跪坐在床内侧的一个女子正温柔地为他按摩着有些酸痛的肩背,缓解着身上的伤痛。

    这是一次冒险的征程。

    丹西很清楚这一点,不仅是他,便是整个猛虎王朝上上下下,对于东方都是陌生的。他们的实力如何,基本上都是道听途说,其中有多少虚假的成分,他不得而知。

    但他却不得不发动这样一次远征。

    一来是国内的政治局势促使他必须要为猛虎王朝寻找到一个足够强劲的敌人来转移国内的矛盾。猛虎王朝统一整个西大陆也不过才十几年的时间,那些当年跟随自己的悍将们,如今都一个个盘踞一方,成了一方霸主,自己活着一天,这些人便会老老实实的当他们的诸候,但如果自己不在了呢?

    丹西不认为那些家伙们会对自己的儿子有足够的臣服之心。自己的儿子虽然不差,但比起这些征战了几十年的老家伙而言,还是太稚嫩了,如果自己的长子还能活着就好了。很可惜,长子在多年的征战过程之中战死在沙场,虽然自己将他的仇人全部都诛杀干净替他复了仇,但长子的死亡,对于猛虎王朝来说,却是一个绝大的损失。

    他需要一个够份量的敌人,只有外部的矛盾足够大,利益足够重,那么,猛虎王朝的所有人才能够放下心中的那些私念而团结在一起一致对外,这样的时间只需要持续一个十到二十年,自己的儿子便足以掌控大局了。

    因为到了那个时候,该死的老家伙们,估计也剩不下几个了。

    除了政治之上的原因,再就是经济之上的利益了。猛虎王朝一统西大陆十余年的时间,经济虽然有所恢复,但整体上却仍然很是贫穷,贫穷便代表着不安稳。而此时,与东大陆的商业往来引起了丹西的注意。

    精美的丝绸,精致的陶瓷,厚实印着美丽花纹的棉布等等,从东大陆来的商品,无一不是代表着高档,高价,在猛虎王朝内受到所有人的追捧,但凡家里有余钱的,或者有面子的,总会有几样来自东大陆的商品来彰现自己的与众不同。

    商业往来,自然是有来有往才能长久。以前西大陆还向东大陆售出琉璃,葡萄酒等商品,虽然永远处在逆差之中,但也还在丹西可接受的范围之内,毕竟路途遥远,双方的贸易总量来说,并不是很大。但近几年来,这种状况突然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更多的东方商品涌了进来,而且价格一路走低,现在连一般的普通百姓也能用得起诸如东方丝绸这些本来是贵族们独享的好东西了。看起来东方人的价格降低了,他们获取的利润减少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增大的销量,不但没有让这些人的收入减少,反而在迅速地澎胀。

    那些东方商人从西大陆赚走了太多的钱财,那可是实打实的白银,黄金,珠宝。

    但反观猛虎王朝呢,原来的拳头产品琉璃,葡萄酒这两年的销量急速下滑,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东方市场。丹西了解了这方面的情况,这才知道,那个东方国家,已经学会了如何制造琉璃,酿造葡萄酒,而且他们的技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产品质量已经远胜过猛虎王朝了,自然也就不再需要他们的产品了。

    如果任由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的话,终有一天,东方的那些人会趴在猛虎王朝的身上,吸干猛虎王朝的血。

    既然在正常的贸易之上,猛虎王朝没有竞争力,那么,丹西并不介意用自己的刀斧和盾牌去把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

    贫穷是原罪,贫穷也是原动力,他能推动一个人去做一些连他本人在平时甚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丹西自己就出身低微,深知贫穷到了一定的阶段,足以让一个好人去鋌而走险。

    至少要给最底层的人一口饭吃,不然他们起来造反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自己如果是那些传世的大贵族出身的话,也许不用担忧太多的事情,但问题就是自己出身太低,那些现在臣服在自己脚下的大贵族们,私下里不知有多么的鄙薄自己,有多么的想取而代之。他们被自己的铁血与杀伐给吓破了胆,偃旗息鼓,但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们只会像一条冬眠的毒蛇一样,藏在自己的洞内,等待着下一次苏醒的机会。

    所以丹西必须来。一为了转移国内的矛盾,二来也是要消耗这些家伙们的实力。那个秦厉是一个不错的说客,他在见到自己之前,已经说服了好几位地方大公,这些贪婪的地方大公们只看到了远方无尽的财富,却没有看到无尽的财富背后那血淋淋的事实。不过丹西很乐于见到这样的事情,可以说他与秦厉是一拍即合。

    东方两个大国正在为了一统天下而进行一场大战,这个时候介入的风险无疑是最小的。对于秦厉所说的那个大明实力不过尔尔的话,丹西哧之以鼻,如果真的不堪一击,他又何必万里迢迢跑到猛虎王朝去寻求外部的支持呢?秦厉的到来,本身就说明这个明国比齐国要强。

    他决定发起这次征伐之后,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对那片大陆之上最大的两个国家也作了一些了解,虽然只是一鳞半爪,但却足以让他提高警惕了。

    那个大明帝国的秦风的经历与他这一生是何其相像啊,都是起于微末,靠着军功一步一步地爬上来,整个的发家史,就是一部在战场之上不断获得胜利的战争史,这样的人,你说他的军队战斗力不强?鬼才相信。

    所以丹西的目标很明确,他这一次可不是想来征服大明的。他只是想拿下马尼拉国这个地方,在这片海域之中楔进去一个钉子,马尼拉国的地盘不大不小,养活自己的直属军队是不成问题的,在这里扎下根之后,自己就可以驱策手下的诸候们不停地向着明国发起进攻,至于是胜是败并不重要,重要是双方的实力都在不停地消耗之中。

    眼下那个明国正在与齐国争夺统一天下的霸权,分不出多少力量来对付自己,就算他以后获胜了,自己也在这里站稳了脚跟。

    两国争霸,可不是三五年之内就能打一个名堂出来的。有这三五年的时间,足够自己将马尼拉经营得铁桶一般了。

    而掌握了这里之后,还有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直接控制了东西方的贸易往来,那些想继续趴在猛虎王朝身上吸血的商人们,就不得不向自己交出最大的那一块利润。

    有了钱,很多事情,就更好办了。

    那个可笑的说客秦厉,以为自己在拿下马尼拉之后便会军大举压上向大明发起进攻,当真是天真的可笑,自己凭什么要去为齐国火中取栗?等他们打个你死我活不好吗?如果真是打了一个两败俱伤,自己倒是可以去试探一下能不能占一些便宜,至于现在还是算了吧,自己只要马尼拉就好了。

    对于能不能拿下马尼拉,丹西还是很有信心的。那个明国现在与齐国大战在即,不可能分出多大的力量来守卫这个孤悬海外的据点,这一次自己可是精锐尽出,三路大军,任何一路,都足以让敌人胆寒。而且那个秦厉不是说他在一个什么芭提雅的岛上还有同盟吗?

    舱门外响起了笃笃的敲击之声。

    “陛下,德罗普求见。”

    丹西向着身后的女子摆了摆手,女人乖巧地从床上爬了下去,打开了门,迎进来一个同样满头白发的老者,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德罗普是丹西的大总管,也是丹西最为忠心的朋友和战友。

    “德罗普,又有了什么新情况了吗?”丹西问道。

    “陛下,我们派出去的前哨船只到现在为止,没有一艘返回。”德罗普有些忧心地道:“这不太正常。”

    “没有一艘能返回吗?”丹西也有些震惊。

    “是的。”

    “我们距离马尼拉国还有多长的航程?”

    “如果海图不错的话,后天,我们就将看到马尼拉国的海岸线。”德罗普道。“我已经派出去了几艘快艇,他们不以战斗而见长,但速度却奇快,希望他们能带回来一些准确的消息,陛下,我这两天,总是觉得心神不宁。”

    “不用太过于担心。大战之前,每个人都会思前想后,担惊受怕。只要一打起来,这些不安就会消失的。”丹西道:“整个马尼拉海域所有的战舰集合起来,也没有我们这一次的多,没有什么可不安的。我只担心,我的战士们在经过了这样漫长的跋涉之后,他们的战斗意志还像出发之时一样强烈吗?”

    “当然,愈接近目标,他们的求战之心就愈强,陛下,他们都快要憋得发疯了。”德罗普道。


同类推荐: 燃烧大明风起大宋战国明月懒散初唐主宰江山权倾南北铁血德意志扛枪的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