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再读吧
首页重生之俗人一枚正文 165,好成熟的娃娃!(第二更)

正文 165,好成熟的娃娃!(第二更)

    165,好成熟的娃娃!(第二更)

    四千字大章节求订阅,月票和推荐票!

    ————————————————————————————————

    主桌。

    当田贵忠见到王吉昌和曾凡玉的时候,他的内心其实是相当失望的。眼前的这对未老先衰的中年男女,如同他所见过的无数农民兄弟一样,老实,畏缩,一脸的讨好相,跟他想象中生意人的形象差了十万八千里。

    在来双庆之前,田贵忠对女儿口中的“王伯伯”,这个让女儿主动借钱的男人有过不少的想象。在他的想象中,这个女儿的“前同事”大概三十几四十岁的年纪,正当壮年,眼光锐利,性格果敢,决断,甚至说一不二,有超越同行的见识,敢想敢干,勇于尝试新的东西,不然即便有贵人相助,也不太可能在短短一两个月内就把一个小小的米粉店扩张到如此程度,甚至在装修的风格上与“国际接轨”。

    一个没多少文化,但却长袖善舞,没学历,却很有能力的一个“能人”,这便是田贵忠对田芯口中的那个“王伯伯”的判断跟猜想。

    可是眼前这对带着憨厚笑容,热情的喊着自己和妻子“哥哥姐姐”的中年夫妇,真的就是他们身后这个漂亮,现代,新潮店铺的主人?如果不是领他过来的那个大男孩说自己的女儿就在这里上班,田贵忠都要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对两人的第一印象,坦白讲,田贵忠是相当的失望。王吉昌和曾凡玉虽然穿着新潮无比的工作服,但给田贵忠的感觉却是沐猴而冠,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田贵忠对王吉昌和曾凡玉两口子印象的转变,在于听田芯介绍了她一小上午的收入后,开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这两口子一天赚的钱,比他和妻子一月加起来的钱都还要多,即便他再看不起这两人的土气。心头也不得不承认。至少在赚钱上,自己是完全的被对方比了下去。

    不过,鉴于某种不好宣诸于口的理由,在面对王吉昌和曾凡玉这对农二哥的时候。田贵忠的心头仍旧保持着一种显而易见的优越感。直到他骑着那个大男孩所骑的,据说差不多要一千块钱的赛车。去了那家人给下面员工提供的职工宿舍后,耳边听着妻子的微微发酸的感叹,田贵忠心头的优越感便渐渐的消失了。

    衣食住行。吃穿用度,全面被那对“土农民”给比了下去。如果他还能优越下去的话,那就不是优越,而是矫情了!

    然而。伴随着优越感的消失,一阵疑惑又从心头冒了出来:这对夫妇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从接人待物到一言一行。这对农民夫妇怎么也跟那些长袖善舞的生意人毫不沾边,什么时候,老实人也能做生意了?而且还能赚大钱?

    带着这种疑惑。田贵忠开始暗暗的观察,很快就被他发现了端倪,那个最初热情的招呼他,喊他“田叔”却并没给他留下什么印象的大男孩,在开席后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说震惊也不为过。田贵忠吃惊不已的想:

    怎么会有这么成熟,稳重,笃定的少年?或者说这少年的一言一行,还像是一个少年吗?

    自己在十六七岁,家里请客的时候在干什么?恐怕第一件关心的事就是提前占个座位,急不可耐的等待上菜然后好好的大快朵颐一顿吧!

    可这个叫王勃的据自己的女儿说还在念高一的少年呢?他在干啥?在一桌又一桌的敬酒!在招呼、关心一个又一个客人的吃喝,从最年长的,到最年少的,面面俱到,滴水不漏!

    好成熟的娃娃!

    田贵忠看了眼跟自己坐在一桌,大吃大喝的王吉昌,又看了看正站在隔壁一桌,和几个气质出众,一看就知出生不凡的年轻男女谈笑风生,毫不怯场,甚至还隐隐掌握着谈话主动权的王勃,恍然间,田贵忠有些明白了这王姓一家的“主人”到底是谁!

    坐了十几年办公室的田贵忠别的本事没有,但是看人,识人,辨人的本事还是有那么一两分的。

    跟田贵忠抱有同样想法的还有王勃的大姑父黎明德。

    昨天晚上,王勃来家里请自己一家人今天过来吃饭,黎明德就已经领教了小舅子继子的不卑不亢,应对得体。

    而今,在一个更大的数十人的场合,黎明德再次见识到了王勃身上的另外一个特质:细腻周到,忙而不乱,对人情世故这一套有着超越其年龄的熟悉,而且克制,隐忍,面对满桌的诱惑,在所有人,包括他的老子王吉昌都在大吃大喝的时候,他自己还在四处巡视,体贴而周到的关心着到场的每一个人。

    “自己这二不挂五难成气的小舅子,捡了个大宝,这下真的是要发了啊。”看着远处那个挥洒自如,散发着强烈自信的少年,黎明德在心头叹了口气。

    而跟田贵忠,黎明德同一桌的其余之人,却没有两个混官场的这么敏感,心眼多,他们也感受到了王勃的热情与大方,但对此却没多想,只是觉得王吉昌这继子确实懂事,听话,能干,勤快,帮着大人前前后后的操心。很多人由此联想到了自家的娃娃,觉得要是能有人家一半的懂事跟勤快就好了,自己恐怕睡着了都要笑醒。

    王吉昌这家伙是如何调教他儿子的呢?这个倒是可以抽空和王吉昌交流交流。

    唯一不觉得王勃有多听话,多懂事的,大概就只有张小军了。张小军在里里外外参观了一番旗舰店后,特别是亲眼目睹了旗舰店火爆的生意,又从自己老婆姜梅那里得知王吉昌一家的收入一天就可能上千之后,他就如坐针毡,心头仿佛猫抓一样,坐不住了。中午的饭菜虽好,但张小军吃在嘴里却是没滋没味,完全的心不在焉。现在的他,满脑子所想都是恨不得马上就出去找门面,然后装修。以最快的速度开业。

    而说起门面。张小军就一肚子的气。过去的两三天,他都在四方城转悠,寻找着中意的门面。绝大部分都不合他的意,不是面积太小就是位置不当道。

    有一两个门面倒是挺合张小军的意。面积也好,位置也好都很不错。可就是租金太高,光是转让费就是好几千。张小军一直犹豫着这笔钱是不是值得花。

    可是,在得知王吉昌每日的巨额收入后。张小军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时间就是金钱,几千就几千。租金高点就高点,只要开张后生意好,火爆。租金再高又有什么所谓?跟每天的收入相比都是小钱!

    “吃了中午饭就去交定金,今天就把门面给拿下!”张小军一边啃着麻辣兔儿脑壳。一边在心头下定了决心。

    除了主桌的田贵忠和黎明德对王勃这个少年老成的“怪物”比较关注外,在相邻的黎君华所坐的这桌,也有一个对他越来越好奇的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表姐黎君华。

    黎君华对王勃印象的改观,源自于王勃两次的登门拜访。原本印象中的那个木讷,寡言,害羞,腼腆,不自信的男生再次相见的时候已然变成了一个成熟,大方,博学,外向,浑身上下洋溢着强烈自信的青年,给人的感觉仿佛就没有什么事能够难住他,让他气馁和沮丧。

    王勃暑假第一次来家里借钱时的情景黎君华至今仍然记得十分的清楚。面对小舅舅的开口借钱,母亲说了很多难听刺耳的话。黎君华易地而处,想像着自己若是和父亲一起去某个亲戚借钱,如果人家对自己的父亲说出同样的那番话,她唯一的反应恐怕就是拉起父亲便走,然后跟这家人老死不相往来!

    可是王勃的反应呢?她仍旧记得,在得知母亲拒绝借钱后,自己以为这表弟会下不来台,脸色也会变得很难看,可是王勃当时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对自己道:

    “没得事得,姐!不存在!大姑有大姑的考虑,我理解的。我老汉儿也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总是让大姑和姑父失望。至于开店的启动资金,我找我们那些舅舅娘娘借一点,也就够了。人总不会让尿憋死。”

    人总不会让尿憋死!

    这便是自己这表弟的回答,不单单是回答,从后面一些列事情的发展来看,更是一种隐隐反击和无声的抗议。

    第二次借钱表弟没来,来的是小舅舅,同样被母亲“苦口婆心”的讽刺挖苦了一顿,一毛钱都没借到。后来父亲觉得不妥,自己也觉得自母亲的做法实在是有点过分,对自己的亲弟弟太过苛刻。母亲最后同意资助一万,当自己高高兴兴以一种邀功的心情把家里的决定告诉表弟的时候,表弟的反应是什么呢?

    “谢谢谢谢!谢谢姐姐,谢谢你们的慷慨解囊!不过这装修,我后来跟我妈老汉儿又重新考虑了一下,觉得有些浪费钱,似乎没那个必要了。我们打算先将就隔壁的老装修用一段时间。毕竟我们现在是属于创业阶段,到处都要用钱,能节约一点就是一点吧。”

    这就是表弟当时的回答,黎君华至今记得一清二楚。

    一个月后,一间崭新的,从内到外,无论是用料还是风格完全不输麦当劳和肯德基的新式小吃店以一种聛睨一切同行的姿态赫然出现四方城,说普天同庆太过夸张,却是让很多人,包括自己的死党,同学也奔走相告,议论纷纷,免费为其打着广告。

    又一次,自己那表弟用他的实际行动给了自己那浅薄的母亲一个有力的回击!

    一个月中,原本十分要好的两家人没有了任何的往来,死党和同事叫自己去“曾嫂米粉”吃饭,也被自己以各种理由给推拒了。在黎君华的想象中,自家和小舅家恐怕以后将要成为熟悉的陌路人了,这让她感到相当的伤感,隐隐还有些愤怒,即是对自己那鼠目寸光的母亲,又有对那倔强的表弟。

    就在自己以为自家和小舅家要老死不相往来的时候,昨天晚上,自己那表弟意外登门,态度热情而谦逊,彬彬有礼,又开朗大方,与父亲母亲侃侃而谈,浑然看不出双方彼此的“恩怨”。

    几乎是刹那间,黎君华在王勃的身上明白了什么是大度!

    深受感染的黎君华当即便邀请表弟跟自己去唱歌。想缓和跟表弟的关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自己未尝没有让自己的那帮家世不凡的死党震一震这小子的意思在内。

    结果,被震住的不是王勃,而是几个眼高于顶的死党!从表弟出现到离开,整个谈话的气氛和走向,就隐隐的被这家伙操控,想让他们笑就笑,想让他们恼就恼——比如自己的同事刘超,就被这家伙气得要死,但又没法说,只能闷在心头,暗生闷气。以前,自己还觉得刘超挺不错的,实在,真诚,文质彬彬,含蓄有礼,但经过昨天晚上的那些事情,自己确实有些看穿了刘超的真面目。

    那臭小子说得不错,刘超既不实在,又非真诚,而是闷骚!对已经有了男朋友的自己还心怀不轨!

    今天,是黎君华第一次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仔细的观察表弟迎来送往。这家伙,果然是人小鬼大,完全替代了他老汉儿的角色,将几十个大人小人照顾得周周道道,妥妥帖帖。

    而面对自己几个跟他年龄相差不多的人时,则继续发扬着昨天晚上幽默风趣,插科打诨的作风,让大家开怀大笑,好不自在!

    就在几个死党和同事被这家伙不晓得从哪里听来的笑话逗得捧腹大笑的时候,细心的黎君华就开始仔细的观察王勃的面部表情,发现他虽然也跟着在笑,但是那笑容,却并非发自内心!黎君华能够感受得到,说是不好说,可她就是能够感觉出自己那表弟并非他表现的那么开心,仿佛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一些被他故意隐藏和克制的东西,他只是基于礼貌,基于作为主人的基本礼仪,想让每一位来宾得到最大最好的款待,让他们宾至如归,不虚此行!

    但是对这一切的迎来送往,那些赞美,表扬,谦逊而又恰到好处的恭维,他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喜欢么?黎君华觉得大概并非如此!

    究竟是什么让你如此改变,如此拼命,如此的舍己为人呢?

    一时间,黎君华忽然有些心疼起这个十七岁的,今年才读高二的表弟来。她很想找个机会开诚布公的跟他谈一谈,她想深入他的内心世界,去穷根究底。她有种预感,那里面一定会发现一些她不曾见过的风景!

    ————————————————————————————

    老瞎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码字,大大们就用自己的订阅,推荐票和月票鼓励一下吧。上架后不会水,只会越来越精彩!老瞎是个有强迫症的人,自己不满意的文字,宁可删掉,也不想发。(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捡宝王无限万界作死我的邻居是女妖极品圣僧至尊神眼系统超抽系统软件大亨从王子到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