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再读吧
首页重回80当大佬 第144章 人红是非多

第144章 人红是非多

    徐梦柔拖着大小两个行李包裹,吭哧吭哧地从到达层爬上二楼的出发层。

    她此刻身处沈州火车站,而且还要在这里待上将近一天时间,只因为从老家旅顺直接回京城的火车太少、票买不到,她必须到省城来中转一下。

    在绿皮车都极度紧俏的年代,人的时间是不值钱的,明明只剩几百公里的路程,却要在中转站滞留一两天,都是稀松平常。

    距离开学本来还有一周呢,家里人也让她多住几天,晚点儿回校。不过徐梦柔不肯,因为她听说顾学长投拍的《沪江滩》就要上映了,而她家暂时还买不起电视机。

    与此同时,作为京城待遇还算挺不错的大学,京城师大的一号食堂里,如今已经有了一台电视机——今年刚有的。

    很多时候,同学们都会把食堂挤得满满当当,哪怕没位置站两个小时,也要看一会儿节目,算是大学生福利了。

    当然了,这种借口是不能和家里人说的。父母面前,徐梦柔还是拿“老师有事情,回校是为了好好学习”这个理由搪塞。

    在候车厅里找热水把一毛五分钱一包的本地小厂无牌泡面泡上。

    然而就在她泡面的路上,她注意到了前面一大堆人扎堆围着,循声望去,立刻就看到有一台电视机在播放。

    “火车站都有电视机了?省城的火车站就是待遇好呐。”她如是想着,突然激动起来。

    这岂不是意味着今晚就可以看、能少错过一集了?

    她本来要等的,就是半夜路过省城的车、明早能到京城。

    只可惜因为围观的人众多,候车厅里靠近电视机30米范围内,都不可能有座位了。

    但这难不倒徐梦柔,她可以把行李包往地上一垫,人坐在包上,就跟那些乡镇企业打工的农妇一样。(其实按法律来说,现在还叫“社队企业”,82年正式改叫“乡镇企业”,公社对应乡,生产队对应村)

    吃完泡面,把贵重物品都藏到怀里的内侧口袋,眯了不知多久,她依稀听到旁边嘈杂起来,连忙睁开惺忪的睡眼。

    候车厅刚装的大喇叭里,传来三声刺耳的枪响,正是《沪江滩》片头曲的前奏。

    “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混做滔滔一片潮流……”

    叶丽仪的粤语唱词,把黄霑顾嘉辉的金牌创作能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除了偷偷听邓丽筠之外,根本还没听说过别的粤语流行音乐的内地观众,就这样仅仅被一首歌就彻底圈粉了。

    随着大礼帽、白围巾、黑风衣的形象出现在镜头上,以及旧外滩的声色犬马,所有人都贪婪地吮吸着邪恶旧资本注意世界的奢靡之中。

    本来还有几个“你瞅啥?/瞅你咋滴!”的乘客,在一边闹点儿小纠纷,瞬间就引发了众怒,被群殴了一顿后老实了。

    “安安静静看电视!都听不见了!再炒揍死你们丫的,管你们谁对谁错!”

    然后,除了偶尔听到人群因为打斗惊险而集体抽气外,就再也没有别的骚动了。

    不懂事哭泣的小孩,在平时或许能赢得家长的护犊、即使有其他乘客指责他们吵闹,家长也能怼回去。

    不过这种场景仅仅持续了不到半集,然后那伙懵逼的熊孩子就发现,父母成了殴打他们的主力。

    “再哭!苦尼玛弊!有没有公德心的!”

    胖揍之余,大伙儿内心则是一视同仁地愤慨谴责:“资本注意就是腐朽啊!刀头舔血。刚刚一穷二白到外滩混江湖,刚找到漂亮女同学一夜就发达了。转手还让戏院老板和看场子的互相残杀同归于尽。

    最离谱就是老板和看场子的死了,许文强居然就能自己当老板?老板没儿子继承的吗?太假了!狗屎运,怎么一集就变成人上人了!”

    所有人眼睛里,闪烁着看到了一夜登天暴富捷径的火光,一边痛骂着剧情太假了、不合理、一边内心的羡慕嫉妒恨极度膨胀。

    整整十亿人被压制了30年的均贫富、不敢为天下先、才养得平复的伤口,就被这样赤果果地重新掀开,露出了血淋淋的兽血沸腾。

    “原来这样就能快速爬上去!有钱!有别墅!有汽车!有女人!只要自己有点想法,有点本事,躲过三五次死,七八次残,拼十几次命,就爬到那么高!”

    徐梦柔一开始只是怀着捧场的心态在追,可是仅仅这一集看完,她已经彻底被剧情征服了。

    回过神来时,赫然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站了起来,扛着行李包整整40分钟都没觉得累——原来在她看电视的时候,前面的人堆越来越密集,她坐在行李包上,即使仰头看斜挂装在房顶桁架上的电视机,也会被挡住,所以她自然而然就站了起来。

    回首环视,大厅里密密匝匝怕不得有超过两千人。

    徐梦柔长到18岁,记忆中从来没遇到过这种能让两千人扎堆在一起、却自愿保持这么安静的。

    “啊!我的钱包被偷了!”几声嘈杂的女声响起,而后人群外围一阵骚动,差点儿践踏起来。

    随着叫声,几个黑影拔腿就跑,却被见义勇为的群众逮了回来,站前派出所的民警也很快来拷人。

    一经拷问,原来是小偷得手后被片中混黑道的人的人生上升通道所感动,舍不得走,想看个究竟、知道混刀头舔血日子的人如何出人头地洗白……

    结果因为舍不得撤退被抓了。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你抓我就抓了,能不能别去监狱,我就在站前看守所好了,你每晚八点让我放风一小时成不?我给你打杂伺候,你拷着我出来放风也成。拘留15天后我绝不二话,你拘留我30天也成……”

    ……

    相比于外行人的直观感受,圈内人的震撼是更加量化的。

    央视连续三天抽样统计下来,晚上八点档这一集的《沪江滩》收视率从第一天的82%,暴涨到第二天下午、第一集重播时的91%。

    要知道一般情况下,下午4点档的重播,因为大家都还在工作,往往收视率会大跌。电视台才会周一到周六都下午都只放昨晚的重播、周日才有新节目。如今居然闻风逆势,显然是因为暑假还未结束。

    然后是第二天晚上的94%、第三天晚上的98%。唯一限制《沪江滩》传播范围的因素,只剩下中国的电视机保有量这一个硬杠数据。

    而对这一切感受最真切的,应该要数央视总部传达室的赵大爷了。

    他在央视看了20年大门,每天习惯了看到附近邮政所的邮递员小于、蹬个加重版的军绿色邮政定制自行车、后架上四个大邮兜、满满当当塞上近千封业务信件或观众来信,20年来如一日,从未变过。

    可是这一天,邮递员小于却第一次换上了辆三轮车。

    车厢里足足十几口大麻袋,里面是雪片一样的群众来信,起码足足几万封。

    “怎么这么多?”

    “这还只是市内件和旁边津门、唐州、雄州的。再远的地方,还来不及寄到呢,我跟所里申请了,明天起加人。”邮递员一边擦汗一边吐槽。

    听了这个准信儿,央视后勤部门从上到下都吓了一跳。

    放了20年红剧,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呐。

    最无奈的是大伙儿一开始还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只好安排加班加点紧急拆信阅读。

    “部长,我这里3000封,2800封是说漏掉了《沪江滩》最前面两集,希望播完后尽快重播。”

    “我这里5000封也差不多。”

    “我也是。”

    一番统计,最后发现90%增量邮件,都是希望多安排重播、或者首轮播完后再播,好让后来的观众补上漏掉的剧情。

    此前按央视的惯例,是从未有过电视剧时间段的节目、在播完后立刻重播的。但看着数以万计的热情来信,有关领导也只能请示之后、破天荒决定首轮播完后立刻跟上。

    另外,1980年的央视,本来是一贯为了节约工作量,直接把前一天晚上6到10点的节目,拿到第二天下午2点到6点重播。

    如今为了确保更多人可以看到《沪江滩》的重播,就在时间上把它和本来9点20的深夜节目对调了,确保大多数人可以赶在下班吃晚饭前看到。当时还有一大堆国企是下午4点半或者5点下班的,也很少有加班。

    这也是对香江同胞更加开放的一种姿态么,并不纯粹是为了收视率。

    ……

    出了央视之外,国内另一个被来信挤爆的单位,是沪江电影制片厂。

    谁让顾骜当初选了这个合作者,作为内地的合拍单位呢。

    只不过,这一次找上门来的都是专业人士,目的则是想蹭热度借调一些演员,尤其是刚刚在《沪江滩》热播中火起来的内地本土演员。

    计划经济时代,电影制片厂并不在乎本厂员工是否走红,反正都是按政治任务拍电影。

    但随着开放的进程,尤其是《庐山恋》和《沪江滩》这两个例子、对本地旅游业的拉动促进作用逐渐显现,各地的政府旅游部门,开始频频给电影制片厂施压,试图复制这种成功。

    1980年的时候,上到邓伟人,都是反复提出要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产业、吸引外国游客,作为重要创汇手段补充的。在国家缺少外国人看得上的工业产品时,发挥“文明古国”的被参观价值,一度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否则也不会国家组织大量卖文物创汇了。

    而这些为了促进旅游业而搞的电影项目,就不是每个省的制片厂能说了算的,甚至会有省级的相应分管领导,亲自督办,要求制片厂想办法加有名的明星来上镜、为本地宣传。

    后世作为演员届泰斗的唐囯强陈道名等大腕,这个时代就没少被这种项目抢。

    这一次,一个中院电影制片厂的电话,打到了沪江厂的制片主任徐凌这里,然后徐凌了解情况后,又把苏萍喊到了办公室。

    “小苏,你女儿还没回国呢?听说李联杰也是被喊去当保镖了?《沪江滩》热播,中原制片厂的苗厂长亲自打到我这里了,说准备跟他们合作的长城影业张指导,推荐李联杰演一部新片《少林寺》的主角,你想办法给我把人找回来。”


同类推荐: 捡宝王无限万界作死我的邻居是女妖极品圣僧至尊神眼系统超抽系统软件大亨从王子到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