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再读吧
首页无敌小皇叔 42.大哥,不如我们...

42.大哥,不如我们...

    那近乎三米的猛汉挥着巨锤,越打越是骇然,然后开始绝望...

    当夏广随意用戟将他手中的巨锤挑飞的时候。

    山林都摇了摇,巨锤如流星般砸出个小坑,尘雾弥逸。

    猛汉也不逃,一屁股就坐了下来,“俺师傅说舔外有舔,果然不错。”

    夏广轻叹一声。

    孩子,你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五品高手有多么恐怖。

    于是,他摆出了雄主之姿,沉声道:“输给我,不丢人,丢人的是输了之后,就不想爬起来了。

    你以为我五品高手怎么来的?你要投入时间才行啊,小伙子。”

    “寺间?”猛汉愣了愣。

    夏广俯瞰着他,淡淡道:“你可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吗?

    我每天会朝阳未起时就跑步,在暮色里盘膝运气,白天也是心无旁骛地练习戟法。

    我挥汗如雨,甚至连自己都感动了,所以才能臻至五品的绝顶境界。

    三年时间,足足三年!

    你能想象个中艰辛吗?所以,你还是要沉下心来,才行啊。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就像吾等天赋不好的人,也会被天道酬勤的。”

    那猛汉若有所思,点点头,忽的一愣,不对呀,老子练武练了二十年,从刚刚才会爬的时候就练了,而且每天都是在深山里和猛兽们厮杀的,怎么没到这境界。

    他瞪着大眼看向夏广,后者向他点点头,摸了摸胸口,认真地强调道:“要用心。”

    猛汉得到了答案,原来自己不够用心啊。

    他像是聊天一般,瓮声到:“俺师父从前骗俺。

    说五品不过是个门槛。说俺虽然看起来笨,但其实天赋卓绝,十年前就达到五品境界了。”

    夏广安慰道:“这很正常,毕竟在深山里,孤陋寡闻是很正常的。”

    “啥闻?”

    “孤陋寡闻,就是知道的事情少。”

    猛汉深以为然,点点头:“你说的不错,师父说五品之后,修心跃龙门,这就是一境心玄,俗称龙境,指的是本来还是条小鱼,就直接成龙了,所以叫龙境。

    从品到境是个大的飞跃,五品的不会打得过龙境的。

    而龙境种类很多,但师父说修炼起来,总归是从虚练到实,当实到一定地步了,那就是大成了,

    俺花了十年时间,才将自己势的虚影凝聚成几乎实体,师父说我算是大成了,这才让俺出山,骗俺说俺差不多是无敌了。

    现在看来,师父只是怕我吃肉吃得多。”

    夏广一愣...

    特么之后还有龙境?

    这为什么没人和他说?

    老黄,你不厚道啊。

    他随即释然,坐在猛汉一旁:“叫什么名字?”

    猛汉道:“大哥,师父说我叫李吃藕。”

    “好名字!”

    夏广为了收服部下,违心地开始鼓掌。

    猛汉眼睛一亮,“大哥,你也这么觉得?”

    他神色又黯然下去,指了指那倒地晕了的黄衣美艳少女,瓮声道:“那娘们是吕少籍家的,我本来是准备摘了她头颅,当着她爹的面踩爆,然后好好打一架,告诉世上的人,他吕少籍就是个烧鸡,老子才是第一。”

    “为什么要踩爆?”

    李吃藕道:“小时候我在深山里,打不过有个小动物,那小动物全身像是裹着铠甲,一双眼睛闪闪发光,两只爪子跟镰刀似的,身形巨大,后来它砍了我一刀,你瞧...”

    他指着自己的脸庞,一道伤痕从额间划落,直至鼻顶都中开了,中间凹陷,甚为恐怖,就如同一个咧开了的粗犷的红心,丑陋而骇人,只是站着,就能吓得不少人胆战心惊。

    “这伤口就是被那个小动物砍的。

    俺这才又苦练了七八年,也是一年前,才能打的过那个小动物,自从踩爆了它的头,其它小动物就开始害怕我了。”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俺:“要想别人怕你,你要踩爆他的头才行。”

    神一般的逻辑,如果别人在肯定会吐槽,

    但夏广只是在思考。

    什么小动物会长成这种模样?

    果然,世界不同了,这人文风情也是产生了变化,他想了想忍不住道:“那个小动物好不好吃?”

    李吃藕道:“大哥,您真是我亲大哥,你怎么知道我把它烤了吃了?不过味道不好...我去头烤了整整一天,还是硬邦邦的,像是铁块,除了有点嚼头,其他没啥。”

    听到不好吃,夏广也是失去了继续了解这个小动物的兴趣。

    拍拍肩:“跟着我吧,带你走出大山,去见一见真正的世界!”

    李吃藕点点头:“好!大哥,您是唯一个不仅接住了我一锤,还把我打趴下的人,俺服你,你怎么打,俺就这么打,估计跟在您身边,这日子过得也精彩。”

    两人坐着,你说一句,我聊一句,李吃藕左一个大哥,右一个大哥,很快他就是被大哥征服世界的蓝图给震住了,双眼通红,咆哮道:“天清地明,反商复周!”

    然后扭头一瞅,看了看那黄衣美艳少女还晕着,悄悄道:“大哥,你看吕少籍家的姑娘晕过不去了,不如我们...”

    近乎三米高的壮汉嘿嘿笑着。

    “吃藕啊,做人要有原则,大丈夫立于世间,有所为有所不为,只有一个有原则的人,才能达到真正的五品境界,而不是花里胡哨的虎境啊,龙境啊。”

    夏广指点着他,“你看,这些境界名字这么花哨,可是你,按理说,你也是龙境巅峰了对不对,还不是打不过为兄这个五品境界的?”

    李吃藕道:“不对不对,是师父骗了俺,其实俺可能就只有四品,或者三品,可笑我一直呆在井里看着天,见识太少了。”

    这位近乎三米的恐怖猛汉一时间有些迷茫,他寻思着要再定一定自己的位置才行,这叫重新定位。

    当晚,山神庙就住了三个人。

    老黄还在外面寻找食物,他这一次探索的地方算是较远的,一来一回至少需要三日。

    可只是一个晚上的功夫,李吃藕就把老黄留下的几日口粮全部解决了。

    吕玲胆战心惊地小口小口的吃着碗里的肉汤,坐在角落里,一时间有些自闭。

    夏广闭着眼,盘膝坐在山神庙正中央。

    勤奋的人就是要一直在练功才行。

    李吃藕吃饱了,又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轻声道:“大哥,您看那姑娘好像自闭了,不如我们...”

    他的轻声,也是如同低雷炸响。

    吕玲身子颤了颤,小嘴微张,眸子里带着惊恐之色,一双大长腿蜷缩了起来,整个人又往山神庙角落躲去。

    小手紧紧握住刀柄,明明知道这刀柄没用,就如玫瑰的刺一般,弱小的很。

    庙外,春风仍寒,屋顶的几个大窟窿虽然做了修补,但是缝隙里,依然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几点星光斜落如柱。


同类推荐: 山海画妖师我是杀毒软件剑道师祖僧帝传战卡之王白银霸主法家高徒罪域的骨终为王